明奕

站定周江,不逆不拆

【转载】娱乐文

思昏沉间,闻无笛从一阵头疼中醒来。  “好疼。”脑袋像是被人施了咒一般,疼得他刚坐起来又倒回了床上。正想从胸前掏符纸烧了兑水喝时,闻无笛发现周围似乎不太对。  他从不离手的飞花剑不见了,当年被师父考校功课所得的那副《九珍奇兽图》也似乎消失了,整间屋子没有一处是他熟悉的,竟像是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一般。  视线从这间奇怪的屋子里扫过,闻无笛的脑海中也跟着蹦出了一个个奇怪的词语;沙发、电视机、空调……明明他不曾见过这些东西,但脑海中却自然显示出了这些东西的名字和用法,就好像他本该对此熟悉一般。  找到镜子拿起一看,当看到镜子中映出一张头发发绿眼底发青的可怕人脸时,闻无笛觉得这回他师父的乌鸦嘴这回真的灵验了。  他死了,又活了,还穿到了另一个时空的里有着一头绿色头发的人身上。  想当初,师父告诉他——  “为师给你算了一卦,你命里有一大劫。但好在为师已经为你改了运脚,只是可能还会对你有一丁点儿影响,你介意吗?”  “什么影响?只要不让我变成傻子就行。”  “不傻不傻,最多也就是变丑或变弱而已。”  ……  当初还以为师父是在说笑,没想到他说的都是真的,现在的他不仅丑了弱了,连头都绿了。  “师父啊,您当初说的明明是变丑或变弱,怎么二选一变成百分百了呢?”要不是师父不在这儿,闻无笛还真想问他当初说的一丁点儿影响是不是太谦虚了  他叹了一口气,打量着镜中的自己,格外清晰的镜子将他的整张脸都映照得仔细无遗。  浮肿的脸,冒痘的额头,发青的眼圈,惨白中透着乌色的嘴唇,一句话总结,简直就是惨不忍睹,披上白袍晚上就能装鬼了。  但是,撇去那些来看,这身体的五官竟和他从前有着七八分相似。只是相似归相似,这具身体里却没有丁点道行,而且气血津液皆有亏虚,他才站一会儿就觉得头晕气陷,似有倒意。  闻无笛下意识就想像从前那样视察身体的气血经脉,却忘了这早已不是他从前身负天眼的身体,一个没站稳,他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。  一时间,脑海中纷杂的记忆像是突然被打开了缺口,悉数涌现出来。

加入我们吧,这里君莫笑急需一只蓝河

【卢刘】反攻


卢刘反攻梗   私设卢刘已同居
人物ooc    品尝愉快

  “小别前辈,我回来了”卢瀚文刚从蓝雨战队回来发现屋子里没有开灯,只有卧室的门缝里泄出几缕灯光。卢瀚文加快速度走到卧室门前,推门进去便看见刘小别正在打荣耀,刘小别耳朵上带着耳机并没有听见卢瀚文的话。“小别前辈,我回来了”卢瀚文拿下刘小别的耳机把嘴凑在刘小别耳朵旁轻语。刘小别感到卢瀚文呼出的热气耳朵一下子变红了“小鬼,回来就回来了,赶紧让开”“小别前辈,你看我刚从战队回来,做完这么多的训练你都不陪陪我吗?”卢瀚文手环着刘小别撒娇。“行行行,我不玩荣耀了,陪你行了吧,先洗澡去”刘小别一边说一边退出了荣耀。“小别前辈一起吧”“不了,小鬼快去,回来有惊喜给你”“好吧~_~”

    当卢瀚文洗好出来时,刘小别在床边坐着。刘小别在卢瀚文走到床边时伸手一拉两人一起倒在床上。“小别前辈,你这是做什么?”“你说呢,小鬼,今天晚上一定是我在上面”“小别前辈,这就不一定了”卢瀚文说着腰部用力,把刘小别压在身下。“喂,小鬼,这个姿势不对,你别哥才是在上的呢。”卢瀚文听到这,俯下身子亲吻着刘小别来了个法式深吻。刘小别红着脸,胸口随之呼吸一起一伏。“小别前辈,你可不能逃跑啊,要让你认清现实啊”

     毕竟夜还很长。








使用愉快,不喜勿喷。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

【宣群】进来看看(求不删)
如果喜欢看腐文,
如果喜欢看腐剧,
如果想要资源,
请来到闲杂人等,我们在这里等你。(进群私戳给文)
欢迎加入闲杂人等新手村,104603211,推荐人无浪